防火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电荒再现只缘煤价又涨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4 09:45:53 阅读: 来源:防火保温板厂家

“电荒”再现只缘煤价又涨

炒得飞飞扬扬的4、5月份那轮“电荒”,究其根本原因是煤价上涨。

6、7、8三月用电高峰期间,电厂都没有因为缺煤停机,目前电厂更不应该因缺煤而导致停机,何况目前电厂煤炭库存整体处于较高水平。

事实上,电厂缺煤是因为煤价持续高位运行并不断上扬,电厂流动资金吃紧,越来越买不起煤,而不是因为煤炭供应不足。

踏进9月份,部分电厂缺煤停机导致拉闸限电的报道再度见诸报端。

近期,山西中南部部分电厂煤炭库存严重不足引起广泛关注,部分电厂因缺煤停机。

同时,据相关媒体报道,南方部分电厂也出现了缺煤的情况,部分省份电力供应紧张。

今年4、5月份闹得沸沸扬扬的“电荒”仍然让人记忆犹新,6月初发改委上调了部分省区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之后,“电荒”暂时缓解了三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北方大部分地区夏季用电高峰已过,发电设备利用率应该是下降的,同时国内煤炭产量始终保持着较快增长势头,而且煤炭进口处于较高水平,煤炭供应是比较充足的。

既然6、7、8三月用电高峰期间,电厂都没有因为缺煤停机,目前电厂更不应该因缺煤而导致停机,何况目前电厂煤炭库存整体处于较高水平。

事实上,此前媒体在对山西电厂缺煤情况进行报道时,也提到了电厂缺煤是因为煤价持续高位运行并不断上扬,电厂流动资金吃紧,越来越买不起煤,而不是因为煤炭供应不足。

9月又现“缺煤停机”

炒得飞飞扬扬的4、5月份那轮“电荒”,究其根本原因是煤价上涨。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在3月中旬快速实现了止跌回升,4、5月份经历了两个月持续上涨。

海运煤炭网数据显示,截止到6月1日,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平均价格为837元/吨,较3月中旬的低点上涨70元/吨,累计涨幅超过9%。

6、7、8月份“电荒”之所以消停了三个月,除了电价得到上调之外,与动力煤价格相对平稳甚至沿海地区动力煤价格出现了小幅下滑也有关系。

进入9月份,由于用煤企业冬储煤纷纷提前,市场煤炭采购需求增加,煤价再度出现回升迹象。

中国煤炭资源网数据显示,8月15日至9月5日三周时间,山西大同、朔州动力煤坑口价每吨上涨5~10元不等。山西长治动力煤坑口价每吨涨幅则达到了30元左右。

海运煤炭网9月7日公布的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当周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为826元/吨,较前一周每吨小幅上涨1元,这是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连续回调9周之后首次回升。

除此之外,近期国际煤价也出现了小幅回升。<<首页12末页>>

环球煤炭平台数据显示,8月12日至9月2日,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连续三周小幅回升,每吨累计上涨2.72美元,涨幅为1.84%。

可见,目前电厂之所以再次遭遇“缺煤停机”,主要也是因为煤价再次上涨,而且未来一段时间煤价可能还会继续上涨,因此发电企业需要通过上调电价来转移成本。

经历了4、5月份“电荒”的炒作之后,发改委最终不同程度地上调了各地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发电企业的利益得到了一定保障。

但是发电企业近年来增加的燃煤成本并没有得到完全补偿。然而在上调电价的同时,煤价还在不断上涨,而且涨速还比较快。

今年4月初以来,山西动力煤坑口价每吨普遍上涨了30元左右,坑口电厂1千瓦时电量的燃煤成本相当于上涨了1.5分左右。

目前,北方地区电厂已经陆续进入冬季用煤储备阶段,发电企业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面临着煤价居高不下、流动资金紧张导致买煤困难的局面。发电企业发出缺煤停机的呐喊也就不难理解了。

煤价上涨加深煤电矛盾

表面上看,目前的“电荒”是“煤电矛盾”的集中体现,是“市场煤”和“计划电”矛盾的集中体现,实际上导致煤电矛盾愈演愈烈的主要原因是近年来持续上涨的煤价。

从2009年8月份以来大同6000大卡动力煤坑口价走势可以看出,2009年8月煤价在触及金融危机以来的低点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像样的回调,上升趋势十分明显。

煤价不断上涨,发电企业的燃煤成本自然水涨船高,发电企业也确实需要转嫁成本。

照理说,煤价上涨了,电价也应该涨。但如果煤价无休止地持续上涨,电价则很难频繁调整,毕竟政府部门在调整电价的时候要考虑国民经济整体运行情况,还要考虑到社会的物价承受能力。从居民角度,没有人希望电价不断上调。

如果电价不能上调,那么只能想办法抑制煤价。因为短期来看,缓解“电荒”的办法无非有两种:上调电价和抑制煤价。在笔者看来,短期更应该抑制煤价过快上涨。

从上半年煤炭及主要下游行业的销售利润率来看,煤炭行业是13.8%,而发电行业、钢铁行业、水泥行业和化肥行业的销售利润率分别只有4.4%、2.5%、10.9%和5.7%。

可见,煤炭行业的利润率远远高于主要下游行业。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煤炭行业借助于煤价上涨把本该属于电力、钢铁、化肥和建材行业的利润转移到了本行业。

如果电价能够随着煤价不断上涨而调整,那相当于把本该属于下游用电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转移到了煤炭行业手中。

故而,如果煤价持续不断上扬,不管电价调与不调,煤炭行业始终是最终受益者。

在笔者看来,既想要缓解不时出现的“电荒”,又不能使社会负担持续增加,最好是想方设法抑制煤价上涨。

如果不能有效抑制煤价上涨,未来“电荒”还会不断出现,全社会的成本会不断增加,最终可能会影响到经济的整体运行。

抑制煤价上涨,短期来看:一是避免对煤炭企业正常生产进行过多的人为干预,让煤炭企业能够稳定生产,让已有煤炭产能得到较好的释放;二是取缔煤炭行业不合理收费,同时避免增加可能导致煤价上涨的额外税费,比如提高资源税。

中长期来看,想要抑制煤价持续上涨,必须要在适当提高煤炭行业准入门槛的同时放宽准入条件,让具备资质且愿意投资的企业能够较容易地进入煤炭行业;此外,放松对探矿权和采矿权的管制。

有不同声音认为,放宽行业准入和放松矿业权管制之后,可能会造成资源浪费,对此笔者认为只要制度设计合理了(比如大幅提高矿业权价款),行业竞争越充分,越有利于煤炭资源的有效利用以及煤炭合理价格的形成。

(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12末页>>

软管吸粮机

东莞工业气体

猪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