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纪晓岚笔下玩具总动员瓦坛竟成变形金刚

发布时间:2021-01-05 14:48:52 阅读: 来源:防火保温板厂家

纪晓岚笔下“玩具总动员”:瓦坛竟成变形金刚

先从纪晓岚小时候说起吧,据《阅微草堂笔记 滦阳消夏录三》记载,纪家有一栋大宅子,宅子里有一处花园,这花园估计比鲁迅笔下的百草园大,因为园子里有一处假山,假山上有一处小楼。这小楼一直没人住,也没租出去,就这么着居然荒废了五十多年。

在我们中国古代,一些无人居住的老宅,往往会产生鬼狐的传说。于是,纪家人纷纷传说小楼里住了狐狸精,这个传说一确立,人与狐的地盘也确立了,人不去小楼,小楼里的主人也不下来,狐狸居民们往往通过窗户的开关来宣示他们的存在,“人不上,狐亦不下,但时见窗扉无风自启闭耳。”纪家也不跟狐狸们去讨租金,大家相安无事。

小楼的主人有时候也有些动静,夜深的时候也会动员起来,开开派对,搞搞有益无害的娱乐活动。某年的七月之夜,小楼上忽然歌声嘹亮,琴声悠扬,还伴有下棋的叮叮声。家人赶快向纪晓岚的父亲纪容舒先生报告:纪老爷,不得了啦,这帮狐狸不交房租也就罢了,居然还擅自在我们纪家的地盘上搞娱乐活动,赶紧整一下他们吧。纪爸爸倒是很淡定,他说:人家搞文娱活动,有益身心,总比你们赌博酗酒强吧,“固胜于汝辈饮博。”

网络配图

幻想有狐狸邻居

这个荒诞的故事,其实是纪晓岚老师借此来宣扬他们纪家的邻里观念,或者说怎样处理人与动物的关系,大家互相宽容一点,没有什么不好相处的,诚如纪爸爸所言:“海客无心,则白鸥可狎。”春秋时代的渔民因为用心单纯,则可以和海鸥交朋友。

然而,从魔幻的眼光来看,在这层道理之外,我们分明看到了纪晓岚学士笔下的玩具总动员故事,就在家里的某一个角落,总有一些你不知道的动物,在开着派对,开心地娱乐。在纪大学士神奇的笔下,纪家成了一座好莱坞城,演绎着各种神奇的故事。

纪晓岚从小就耳濡目染这些个充满幻想色彩的故事,《阅微草堂笔记 如是我闻一》记载,纪晓岚家一位名叫王廷佑的家人,向儿童时期的纪晓岚转述了一个来自老家母亲讲述的故事。说是在山东青州有一大户人家,某天有个卖通草花的小贩在这户人家门口讨账,说有个留长发的妹子买了他的通草花进去了,一直没出来付款。所谓通草花,是用通脱木做的一种妇女头饰,在清朝的时候很流行。这户人家很纳闷,解释说家里没有人买通草花啊,小贩却坚持说有这么回事。正在争执间,忽然有个老婆婆说:“厕所扫把上插了好几朵通草花。”于是,这桩悬案有了一个神话式的谜底:是扫把变成姑娘的模样出来买通草花。

姑娘和扫帚

这个诡异的故事背后是不是有一个这样的真相呢:其实可能是一位小姑娘恶作剧,买了通草花之后插在厕所扫把上,然后自己偷偷溜开了?

纪晓岚将这个故事当成神话故事接受下来了,这个雏形的玩具总动员故事估计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影响到他创作《阅微草堂笔记》,影响到他创作出一些关于玩具冒险的故事。

魔幻:瓦坛子成变形金刚和猎人对峙

纪晓岚为自己的玩具总动员故事找了一个理论依据:“凡物太肖人形者,岁久多能幻化。”凡是太像人的东西,时间久了就会有魔法,会变化。这是纪老师说鬼话,可能是为了能让人相信他的玩具总动员故事。找理论依据是文化人的习惯。

网络配图

最像人的物件是什么呢?当然是公仔。《阅微草堂笔记 槐西杂志四》记载,纪晓岚的奶奶对纪晓岚讲了一个故事:纪奶奶的舅舅家,有几间空房子,是用来堆放杂物的。一到晚上,这家人往往就会看到在月光下,有一个靓女带着一群小孩玩耍。那位靓女“容色姣好”,可惜的是,脸上却莫名其妙地画着胡子。一起玩耍的还有四五个小孩,却有的是跛子,有的是盲人,甚至“头面破损”。一见到人,这些个怪物就马上消失了。

后来,纪奶奶的舅舅家整理杂物间,发现一大堆残破的泥人玩具,跟大家在月光下看到的一模一样。那群小孩子四肢不全,原来是以前被弄坏了的泥玩具。大姑娘脸上的胡子也是调皮的小朋友们画在泥玩具上的。

纪奶奶很会编故事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玩具总动员,估计是纪晓岚小时候闹着要奶奶讲故事,纪奶奶就编了这么一出,为了增强故事的可信度,还把地点设置在纪奶奶的舅舅家。纪奶奶不错,几百年前就有了好莱坞编剧的水平。

以上是纪奶奶版的玩具总动员,接下来还有升级版,升级到冒险版。

《阅微草堂笔记 槐西杂志三》记载,山东蒙阴地方,有个姓刘的猎人,有一天寄宿在表哥家,表哥跟他说起家里有个怪物经常出没,也不知道他藏身在什么地方,如果被它碰上,就好像是碰上铁石一般,家里人经常被撞倒。刘某喜欢冒险,就把这个怪物当成猎物对待,他当晚拿了把鸟铳,住在表哥家书房的东边屋子里,等这个钢铁怪兽出现。到晚上,就见西边房里出现一个怪物,“五官四体一一似人”,这是远看的效果,借着烛光细看,却发现怪物的五官长得很不匀称,眉与目,口语鼻,都相距得太近了,不成比例。按现在的目光来看,很有卡通效果,像不像海绵宝宝呢?

坛子坚如铁石?

接下来进入对峙状态。猎人开了一枪,怪物躲起来;过了一阵,对方似乎嫌气氛太沉闷,于是,露出整个面庞,对着猎人“摇首吐舌”,猎人马上回击一火铳。再接下来,双方又进入对峙状态,一直对峙到天亮。这真有点发哥当年枪战片的味道。

猎人和怪物彼此试探了一个晚上,最后,再狡猾的怪物也玩不过聪明的猎人,刘某绕到怪物的后面,隔着窗户开了一枪,哐啷一下,好像瓦片被打碎的声音,怪物被击碎了。猎人去看自己的猎杀成果,原来是“破瓮一片”。一个通宵的斗智斗勇,原来对方是个坛子变形金刚。至于这个变形金刚奇怪的五官该怎么解释呢,原来,是小朋友们的美编效果,“戏笔画作人面,笔墨拙涩,随意涂抹其状。”原来也是个玩具。

网络配图

这个故事比纪奶奶讲的故事更多了几份冒险色彩,一个大瓮吸取了超级能量,变成了变形金刚,能与人类对抗。白天是坛子,晚上变成人,而且“其身坚如铁石”,这不是变形金刚还是啥?只是战斗力还有待升级。

启发:神仙鬼怪故事背后的童心

上一期我向大家推荐《聊斋志异》为国学入门读本,同时,我个人也喜欢清朝另一本说鬼说狐的休闲书,纪晓岚大学士的《阅微草堂笔记》,其实,这些故事的背后,除了郭沫若先生所说的暗讽世情以外,也反映了作者未泯的童心。

陶瓮能与猎人对峙,泥玩具能出来赏月色,扫把能跑出去买化妆品,狐狸精在楼阁上开音乐派对,神奇鬼怪的色彩后面,是清朝文人那颗未泯的童心。而童心,就是创作的源泉和动力。

紫桂花园

山水黔城

北江明珠装修

茗筑华府装修